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育指导 >
儿童游戏心理咨询是什么样的?
游戏疗法的场景
秘密对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说,在心理疗法的场景中,它经常与某种形式相关联。在针对孩子的游戏疗法的场景中,它也作为重要的事物而出现。针对孩子的心理疗法,只能是尽可能地尊重孩子的自主性,促进孩子自由地游戏。这样一来,在游戏的过程中孩子就能发挥自身的自我治愈力,从而得到治愈。简而言之,就是要给孩子一个平台,让孩子自由发挥自身潜在的自然治愈力。但在实际中,这种操作往往并不是那么简单。接下来我来简单介绍一下“秘密”这个主题起着非常重大作用的一个游戏疗法的案例。治疗师是木村晴子(当时还是研究生)。
小学三年级学生P,被诊断为情绪不稳定、不适应集体等,被人带来进行咨询。据说她智力的发展也滞后一年左右。初次见面的P在治疗师面前“用直立不动的姿势僵硬地弯曲一下身体打招呼,就像是一根棒子从中间弯曲了一样。”接下来马上开始做被P称为“棒球 ”的游戏,治疗师扔出球让P去打,玩了一个小时。治疗师在这个过程中的印象是,P是个“身材高挑、脸蛋可爱的少女,却总是保持着双眼圆睁的紧张神情。她用带着一丝躁狂的高亢嗓音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话如果用文字写下来,似乎都带着着重号。”
在几次游戏的过程中,有时在游戏的间隙P会突然靠近治疗师,接触治疗师的身体,用撒娇的声音说:“医生,你能听我说吗?”等治疗师采取倾听的姿势,她又什么都不说地离开了。到了第四次,她说:“请您看看我的秘密。”说着从书包中拿出一本书,随后“像是坏掉的录音机一样强迫性地”反复进行说明,并拥抱治疗师。治疗师当然也报以同样的拥抱,但是“******次抱住P的时候,对于她的僵硬感到非常惊奇。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似乎很缺乏基础干,根本就没有拥抱孩子的感觉。”
P在第三次游戏的时候似乎要说出什么秘密,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到了第四次终于给治疗师看了“我的秘密”。但遗憾的是,治疗师听了P反复的说明,仍然不得要领。根据记录,在这次游戏中治疗师更为在意的是,“我究竟能不能真正用力拥抱这个孩子。”
*  排出堆积的东西
这种游戏和拥抱不断重复,第八次的时候偶然发生了一件事。游戏疗法结束后,P想要上厕所。但是在一旁等待P的母亲正在打瞌睡,治疗师鼓励P自己去厕所。从厕所出来的P,反复地说着:“医生,谢谢您,谢谢您,我感到心情好多了。拉出了很多大便,有五大坨。”
不得不说,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时间。作为“把堆积的东西排除体外”的行为,大便无论是在梦境中还是在孩子的游戏中都会作为有意义的东西出现。恐怕P是在治疗师的帮助下,排出了至今积压在心头的“五大坨”感情的芥蒂,因而感到轻松多了。此外,治疗师只是偶然代理了母亲的工作,这一点也必须注意。通过这次大便事件,治疗师和P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在心理疗法的过程中,“偶然”发生的事往往有着重大的意义。这个偶然发生的大便事件,可以说也有着强烈的内在必然性。
* 与治疗师的接近
治疗师与P的距离拉近了,其结果在第十一次的时候明确地体现了出来。P对着治疗师叫了一声“妈妈”,然后自己也觉得奇怪:“咦?我怎么把木村医生当成妈妈了?”后来,P经常叫治疗师”妈妈“,治疗师在不经意间也对此做出了应答。
孩子称治疗师为”妈妈“,这种情形经常会发生。就连对我这样的男性,甚至也有孩子叫我”妈妈“。有人担心,成为这种母子般的关系,会不会变得无法脱手,其实大可不必。只要治疗师的态度端正,孩子在必要的时候--当然,说不定反而会让治疗师觉得冷酷--会干脆地离开。这个案例的情形也是如此,此时,孩子的成长力量之强不由令人惊叹。
P与治疗师的距离不断接近,P开始询问“医生您几岁了”,并推测“大概在三十九吧”。P的母亲就是三十九,而治疗师其实只有二十来岁。到了第二十次的时候,P因为感冒休息了两周。这也是经常出现的,当发生重大的变化时,也有很多孩子会出现身体上的疾病。
第二十一次的时候,P偷偷对治疗师说起了母亲在家里的行为,并称之为“妈妈的秘密”,但其内容却不是很明确。从这时开始,治疗师写道:“后来我才发现,我记录的文字已经有一部分不再带着重号了。”
*  治愈剧
第二十二次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戏剧性的事情。她们开始了P提议的“刀客游戏”。P扮演钱形平次(日本江户时代的著名捕快),治疗师扮演流氓团伙“棍棒帮”的喽啰。P让治疗师朗读棍棒帮给平次的“决斗书”,并提出要求:“不可以用您柔和的声音,要用可怕的声音来读。”平次对妻子(以P母亲的名字命名)说声“保重”,就告辞走上了决斗的战场。治疗师分别扮演******位喽啰“三太郎”、第二位喽啰“七五郎”等角色,被平次逐一砍到在地。P目光炯炯地问道:“怎么样,医生?我演得好吧?好玩吧?”
关于这时的印象,治疗师写道:“P的演技非常逼真,高明得几乎令人瞠目。比她的日常会话更有感情。”这种戏剧可以称为“治愈剧”,而这出戏剧的特征是,脚本和导演都由孩子完成,治疗师只要按照孩子的安排去做就行。这时,我们会非常不可思议地觉察孩子的意图,不用进行任何“事先商量”就可以扮演剧中的角色。尽管如此,一位被诊断为智力迟滞、情绪不稳定的小学三年级的学生,在得到可以自由发挥的环境后,竟然能以如此栩栩如生的逼真程度进行表演,也足以令人吃惊。孩子的宇宙,比大人所想象的要宽广得多。
下一次仍然继续进行“刀客游戏”。平次打败了***后一个喽啰“五郎”,回到家中和妻子一起为平安无事而开心。治疗师心想接下来应该是头目出场了,正在暗自鼓劲,P却出乎意料地宣布游戏结束了:“流氓团伙没有了,城里恢复了和平。全部搞定!棍棒帮只有这三个人!”接下来的两次以棒球游戏为主,没有演戏,第二十六次又开展了有趣的戏剧。
*  寻找宝藏
第二十六次,P成了“棍棒一号”,治疗师成了“二号”,进行“寻找宝藏”的游戏,去寻找“被盗的钻石”。两人一边用步话机保持联系一边寻找宝藏。治疗师找到了一些石头和玻璃珠,问道:“啊,是这个吗?”每次P都摇头说不是,***后还是没能找到秘密的宝藏。但是P非常开心地说:“太有趣了,您玩过这么有趣的游戏吗?”她欢呼雀跃的样子让治疗师也非常感动。治疗师写下了这样的感想:
“关键的钻石没有找到,就像是头目没有出场的战斗一样。但是就,在藏着钻石的周边,P使用了前所未有的精力,带着感情进行了搜索。比起钻石的发现,与治疗师一起搜寻这件事本身似乎有着更重要的意义。”
*  告别的宣言
稍微简略一些讲讲后面的经过。这是,P已经不再把治疗师误称为“妈妈”了。第三十次,P突然宣称:“这里我明年不来了。”治疗师惊讶地问P,这是不是她自己的决定,P明确地回答:“是的,尽管我很难过。我昨天满十岁了。”孩子的伟大之处就在这里。一边体味着离别的悲哀,一边下定决心从明年起自己一个人往前走。治疗师虽然有些为难就,也下定了决心要有效地利用今年之内的十个月。
从这时开始,P开始唱一些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既有《泪水之后的礼物》和《离别歌》等哀伤的歌曲,也有《两个人一起去那片原野》和 《穿着T恤的你》等开心的歌曲。让人感到,她把告别治疗师、开拓自己的道路这种心情用歌曲表现了出来。
第三十六次,P突然问:“木村医生,您会死吗?”然后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关于“死”的问答。另一方面,她精力充沛地玩着,甚至从架在乒乓球台上的梯子上跳下来,她称之为“马戏游戏”。 虽然有精力是好事,但也存在着危险,治疗师非常担心,建议她停止这个游戏,但P还是要继续玩,根本就不听。P喜欢做的事,都想让她去做,但因为担心,治疗师平民说服了她,终于和她约定下次只能跳五次。
关于“死”的问答还在继续,第四十九次,P问:“医生您会死吗?我也会死吗?”面对这个提问,治疗师反问道:“你认为我们俩有一个人会死吗?” P振奋起来,答道:“不,不要!死了可就不得了了!”她久久地抱着治疗师说:“我很喜欢您。”与***初的时候相比,这次的拥抱“接触感”要多得多。她还唱了一首《木村老师之歌》来称赞治疗师:“木村老师,真了不起,目光闪闪,如同太阳......”

*  与过去的自己诀别
在倒数第二次,也就是第五十四次的时候,P一边念叨着“离别”和“寂寞”,一边把食钱兽(日本儿童电视剧《奥特曼》中的一个怪兽)放在沙盘游戏所用的沙盘中央,慢慢地撒上沙子埋起来。P把它称为食钱兽的坟墓,她说:“食钱兽并没有干什么坏事,也并不残暴,但是它会此前,还是会给大家带来麻烦。”她用鲜花装饰着坟墓,用手指在坟墓两侧分别写上“食钱兽之墓”和“再见,食钱兽”的字样。治疗师“觉得被埋葬的食钱兽是从前的P自己,心里感到很难受”。
第五十五次是***后一次,P轻松地玩了很多游戏。她反复地说着:“就在今天告别吧。”还问:“再见了医生,等我上中学了还能来吗?”治疗师回答:“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得到治疗师的保证之后,P“带着极其平淡的表情回去了”。而且,根据报告,她在班级里不再像以前那样做出出格的行为了。

*  与秘密同呼吸
这里的介绍比发表在专业杂志上的文章简略了很多,但比较详细地介绍了一个游戏疗法案例的过程。之所以这样做,首先是希望大家能够明白这样一个事实,即只要提供这样的场所,孩子们会如何生动而创造性地表现自己的世界。同时也是希望大家能对游戏疗法的实况有所了解。说到心理疗法,有些人会觉得不过是大肆挖掘来访者的秘密,但实际上正如在这个案例中所示,相比之下我们对待秘密更为慎重。而在这种姿态之下,秘密就会自然而然地被分享。
这个案例还说明,对于治疗师而言,首先需要的不是对孩子的内心进行探索、测定或分析,而是对孩子心灵的细微动向做出敏感的反应,尽可能在其所显示的世界中共同呼吸,是一种感受性和参与姿态。
* “秘密“与”宝物“
那么,在这个案例中,所谓“秘密”究竟是什么呢?P主动说到“我的秘密”,但内容却不明朗。敌人的头目也不明确,宝物也没有找到。关于怎样看待这一点,也许有各种各样的意见,但我的看法是,对于P而言“秘密”是非常重要的,恐怕不能简单地用语言表达出来。而且也不是可以轻易到手的。哪怕从P的年龄考虑,不能明确地用语言表达,也是理所当然的。
P想要得到的“宝物”,也许并不是有着确切形状的东西,而是一种全新的体验,那就是得到一个和她一起热心寻找宝物的人。所以P才会对这个游戏感到如此兴奋。这个游戏本来应该一直持续下去,而不是可以说上一句到此为止就结束的。在”刀客游戏“中头目没有出场,恐怕跟这也有关系。换句话说,P在游戏疗法的房间中所经历的一切全都是”宝物“,对P来说,这些在治疗结束后也应该持续下去。
P曾经想要诉说“妈妈的秘密”,有时又把治疗师误称为“妈妈”,而且不懂被人拥抱时应该怎样才更自然,从这些事实中可以推测,P所寻求的宝藏,与她和妈妈的关系之间一定有着很大的关联。可以想象,通过与治疗师的互动,P改变了与母亲的关系,也许这才是“母亲的秘密”,才是“宝藏”。P无法把这些明确地用语言表达出来,但应该说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并感到心满意足。
一开始把治疗师误称为“妈妈”,后来在自己导演的戏剧中,她自己成了钱形平次,不断大显身手,打败治疗师扮演的流氓团伙喽啰,然后回到与母亲同名的“妻子”身边,一起为平安无事而开心。之后不久,P就不再把治疗师误认作母亲,一边说着“尽管我很难过”,一边作出了告别的宣言。这种出色的变化是从孩子的主体性动向总产生的,这一点简直令人惊叹。如果大人们面对这个智力迟滞、情绪不稳的孩子,想要进行某种“指导”,是绝不可能出现这种卓有成效的情形的。对于孩子宇宙的广度,我们大人应该表现出更多的敬意。
广东11选5 时时彩注册网站 时时彩平台 极速3d 极速3d 广东快乐十分人工计划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时时彩计划 极速3d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记录